麻豆传媒 ftp

Home / 麻豆传媒 ftp

麻豆传媒 ftp

2021年4月13日 | 未分类 | 没有评论

徐雅婷的话一出口,萧然不禁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同时,也不得不感叹徐雅婷的聪明。

徐雅婷这话,表面上说的是能否和自己白头偕老,可实际上,却暗藏深意。

要想知道能否白头偕老,最重要的,是能否活到那个时候,而只要他能活到那个时候,那就说明,他就能度过所有的难关。

进而,也就算是变相的问出了他的命运。

“生死与共可以,至于白头偕老,我不确定。”

无名的回答依旧干脆,也依旧简短。

“不确定?”

徐雅婷瞪大了眼睛,想要再问些什么,却给萧然给拉住,示意不要多问。

萧然知道,无名这种人,不想说的,是怎么也不会多说一句的。

“五块钱!”

徐雅婷撅着粉唇,想要撒气发泄一番,但不等她说话,无名就朝她伸来了手。

纯真倩倩俏丽可人

“什么都没算出来,竟然还想要钱?”

徐雅婷气鼓鼓的瞪着无名,喝道。

“他不是已经算出一半了么?怎么能说没算出来呢。”

萧然压制住内心的疑惑,掏出了五块钱,放到了无名的手里。

收好了钱,无名便闭口不言,再也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徐雅婷纵使再气愤,也只能将火气给压制下去。

“萧然哥哥,要不,我们将他绑起来,给他来个言行逼供?”

将萧然拉到了一边,徐雅婷突然凑到萧然耳边,小声说道。

萧然苦笑,他虽然有的是手段,让人说出秘密,但是对于无名,他却没有任何的把握。

光是一句将死之人,他就根本不可能从无名的口中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而且,他知道,无名这种人,只能做朋友,万不能成为敌人。

所以,得罪无名,实在没有必要。

而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在萧然的心里,有一种相信无名的感觉,他不认为无名的话是在糊弄他。

而是,他说的话,是真的!

他萧然的命,只能算一次,或者,算不出来!

“是因为那如影随形的东西的缘故么?”

萧然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想法。

“萧然哥哥,要是不方便动手的话,那我就让我姐身边的保镖动手了哦。”见萧然没有回答,徐雅婷又说道。

“不能这样做。”

萧然闻声,立刻阻止道。

“可不是想知道未来的情况如何的嘛?”徐雅婷不解。

“他说过,是福是祸,全在我的一念之间,也就是说,我的命,是掌握在我自己的手里的。

我相信,我一定能化险为夷!”

萧然眼神坚定道。

“好吧。”

徐雅婷有些失望,但是萧然不赞成,那她也就不好再继续坚持。

“我们老大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就在这时,一辆商务车在无名的面前停下,紧接着,从车上走下来了五个身着黑衣的男人。

“如果是算命的话,还请他自己来,我不登门。”

无名直接了当的拒绝。

为首的是一个个子颇高、额头挂着一道疤痕的男子,一听到无名这话,额头的疤顿时紧皱在一起。

如同一只蜷缩的蚯蚓,看上去格外的狰狞。

“知道我们老大是谁么?要是拒绝了,可是没有的好果子吃!”

为首男子声音一沉,试图镇住无名。

自从上次无名算出了一个老大即将殒命后,海城的一些老大就将这件事给记下了。

虽然这种事,在他们看来,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他们还是选择找到无名,来给自己算一算。

毕竟,能够趋吉避凶,他们这些当老大的,可不会放过。

于是,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来寻找无名,终于,在今天,让他们找到了又在摆摊的无名。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如果他本人不能亲自来,那就请回吧。”

无名冷声说道。

为首男子哼了一声道:“我看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话落,他身边的几个手下,伸手就朝无名捉去。

然而,无名却是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缓缓的抬起头,以一种似笑非笑的面孔,打量着为首男子。

苍白如纸的脸色,显得那般的无力,但是,平淡的神色,却看不到丝毫的惧怕。

“给我住手!”

不等几人的手碰到无名,萧然果断喊出了声,紧接着,脚下如风,刹那间便已经到了几人近前。

突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为首男子以及其他几人顿时暴怒。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开!”

为首的男子怒目而视,呵斥道。

萧然却是懒得回答,握紧的拳头,毫无预兆的,朝着为首男子的面门砸去。

“嘭!”

一拳落下,为首男子眼珠子瞪得溜圆,随即,整个脑袋一仰,砸在了墙上。

其余几人见状,立刻朝萧然反击而来。

但是,这些人哪里是萧然的对手,刚一围过来,萧然的拳头就化作了雨点,落到他们的胸膛。

“嘭嘭嘭!”

霎时间,拳头落下,有如连珠炮一般,几人纷纷砸在了后面的墙上,哀嚎一片。

“以为,出手帮我,就能让我替算命了么?”

无名的目光在不经意间朝萧然望了过来。

“好个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萧然哥哥好心帮,不领情就算了,还以为我们别有用心,早知道,就不帮了!

等被他们抓走,然后对言行逼供!”

徐雅婷握着粉拳,恨恨道。

“是么?”

无名没有去看徐雅婷,反而将视线落到了萧然的身上。

审视的目光,顿时仿佛要将萧然给看穿一般。

“我承认,我刚才出手帮忙,是有那么一点私心,但是,此时我更加好奇的是另外一件事!

既然能掐会算,是否算到了我们会来,或者他们会来,既然如此,为什么又不避过?

还是说,已经认定了,我肯定会出手呢?”

迎着无名的目光,萧然眼神逐渐变得凌厉。

“呵呵,万般皆是命,如果他们真的要带我走,或者不出手,那都是我的命,一切,都不能强求的。”

About Author